重磅发布|成都市远郊区县青年律师执业现状调研报告

发布时间:2022-05-04 09:14:58       浏览量:600

 

一、调研背景

近年来,成都市律师行业蓬勃发展,截至2022年4月,全市共有执业律师人数17010名、律师事务所968家,居全国第四、中西部第一,其中青年律师增长速度尤为明显。成都市青年律师(40周岁以下)共有10736名,占全市律师总人数的63%。其中,26-35岁年龄区间的7638名,占青年律师总数71%;执业不满3年的4435名,占青年律师总数41%;本科及以上学历10681名,占比超过99%,研究生学历以上学历2829名,占比超过26%。
与此同时,成都律师行业的集聚发展与区域经济社会发展速度的契合度逐年增高,伴随着中心城区的虹吸效应上升,各区县之间律师行业发展不均衡、不充分矛盾进一步凸显,远郊区县青年律师的培育培养逐步成为全市律师行业“区域协调发展”工作的重中之重。
市司法局党组、市律师行业党委、市律协高度重视远郊区县青年律师的成长发展,为深入了解我市远郊区县青年律师执业现状和发展情况,切实解决其执业过程中遇到的困难和问题,市律协青年律师工作委员会(以下简称:青工委)在2021年1月-2022年2月期间,成立了以胡海玲副会长为组长,周亿洲为副组长,霍子诗、张敏、王冠男、张镭、韩昌、沈宥希、胡琳媛、束振宇等为成员的成都市远郊区县律师执业发展调研课题组。前期,通过调查问卷方式,收集普遍性问题,制定了调研提纲。尔后,课题组分赴成都市各远郊区县,实地走访远郊区县律师事务所,与分会(工作站)负责人、律所负责人、青年律师等开展了本次“远郊区县青年律师执业现状”调研,取得了大量一手的调研素材和访谈记录。同时,青工委充分利用全市律师综合管理系统、分会(工作站)统计等进行基础数据抓取,对远郊区县青年律师进行了大数据分析,在此基础上形成了《调研报告》。

 

二、调研方式
(一)大数据统计
课题组以市律协各分会(工作站)提交的远郊区县780名青年律师的基本信息、数据为样本,整合市律协相关数据,对远郊区县青年律师执业情况进行分析。
(二)问卷调查及实地走访
2021年5月至6月,课题组以问卷形式向成都市远郊区县青年律师公开征集执业过程中关注度较高的重点、难点、热点问题,共收到80余项问题反馈,梳理总结7类别具有一定代表性的问题。
2021年9月至2022年1月期间,调研组奔赴新都区、温江区、双流区、郫都区、都江堰市、简阳市、彭州市、青白江区、邛崃市、崇州市、金堂县、新津区、大邑县、蒲江县,对成都市远郊区县40周岁及以下专职律师的执业现状进行实地走访调研,就7类别代表性调研问题进行充分沟通、交流。调研组共走访各区县律所12家,实地访谈青年律师70余人,采集青年律师反馈数据500余条。

 

三、基本情况
课题组通过收集、整理远郊区县共计780名青年律师的基本信息、数据,并结合市律协相关大数据,对远郊区县青年律师执业情况初步分析如下:
(一)成都市青年律师占成都市律师总人数比
图片
根据市律协相关大数据统计分析,截至2022年4月,我市执业律师共17010人,其中40周岁以下执业律师共10736人,即青年律师占律师总人数比重为63%。可见,青年律师已经成为我市律师行业重要骨干力量。
(二)远郊区县青年律师占成都市青年律师总人数比
图片
根据市律协后台大数据统计分析,在成都市40周岁以下青年律师总人数达10736人,远郊区县青年律师人数780人,仅占成都市青年律师执业总人数的7.3%。远郊区县青年律师人数占比较少,一方面反应了成都中心城区对青年律师的虹吸效应,另一方面也反映出远郊区县青年律师群体相对弱势的执业现状。
(三)远郊区县青年律师年龄占比
图片
课题组将青年律师的年龄划分为三段,分别是30岁以下、30-35岁、35岁以上。根据大数据统计分析,远郊区县青年律师年龄分布较为平均,未出现明显断层。
(四)远郊区县青年律师男女比例
图片
根据市律协后台大数据统计分析,远郊区县青年律师中,女律师的比例略高于男律师,与成都市执业律师男女比例基本一致,也基本符合近年来法学院校毕业生男女比例。
(五)远郊区县青年律师法律职业资格证类型占比
图片
根据市律协相关大数据统计分析,远郊区县青年律师中C证占到50%,一定程度上反映出远郊区县青年律师法学理论基础相对薄弱的情况。
(六)远郊区县青年律师政治面貌情况占比

图片

根据市律协相关大数据统计分析,成都市远郊区县青年律师中,中共党员(包含预备党员)人数266人,占远郊区县青年律师总人数的34%;共青团员53人,占远郊区县青年律师总人数的7%;民主党派13人,占远郊区县青年律师总人数的2%;无党派人士6人,占远郊区县青年律师总人数的0.8%;群众人数442人,占远郊区县青年律师总人数的57%。
(七)远郊区县青年律师律所任职情况占比
图片

根据市律协相关大数据统计分析,远郊区县青年律师担任事务所主任职务的有11人,占远郊区县青年律师总人数的2%,担任合伙人职务26人,占远郊区县青年律师总人数的3%。远郊区县青年律师在律所事务所任职、从事事务所管理等方面仍有较大发展空间。

 

四、执业过程中存在的现实性问题
调研中,成都市远郊区县青年律师反映的执业过程中存在的现实性问题主要集中在以下7个方面。

1.青年律师执业能力欠缺、经验不足,需要对接学习平台,提升执业能力的问题。

2.青年律师案源少且不稳定,在低价竞争的大环境中如何取得突破的问题。

3.公益法律服务如法律援助案件补贴费用相对不高,如何提高服务社会、服务公益积极性的问题。

4.在青年律师执业成本较高的大背景下,如何减负的问题。

5.青年律师如何加强执业风险防范的问题。

6.青年律师身心健康问题。

7.分会(工作站)及律所青工委、团支部等青年律师组织设置问题。

课题组对成都市远郊区县青年律师的执业现状进行全面实地走访调研,现将7项代表性调研问题的实地调研结果汇总如下:

(一)执业能力 提升缓慢
  1. 远郊区县律所因律师人数及律所规模限制,很难建立起成熟完整的培养机制,尤其是针对实习律师,传帮带机制缺陷明显,很多指导老师并不能称职完成实习律师的指导工作,多数实习律师实习结束后,并不能完全独立承办案件。
  2. 由于承办的案件业务类型传统,大多数系民事类婚姻家事、交通事故、民间借贷等纠纷,独立执业的律师对一些重大商事纠纷及高端、新型业务类型接触较少,导致执业水平和能力与中心城区的律师差距较大。
  3. 少数公司化运营的律所,虽能基本保证青年律师案源充足,对青年律师的执业能力提升起到一定保障作用,但因内外部系统培训机制的缺失,青年律师的中长期发展仍然严重受限。 
(二)案源获取欠缺实力
  1. 青年律师案源主要来源于亲戚朋友介绍、老客户介绍及上门咨询,案源获取途径较为传统、单一。
  2. 远郊区县本地政府、企业法律顾问基本都是资深律师的业务,青年律师很难获得优质客户。
  3. 案件类型多数为离婚、交通事故、工伤、民间借贷等传统案件,对知识产权、金融、发债、房地产、高端刑辩护等业务的获取既没有办案能力,也没有渠道。
  4. 受限于案件类型,客户在意的更多是律师收费价格,而不是专业能力,低价恶性竞争较为普遍。
(三)法援案件参与积极性不高
  1. 法律援助案件实行轮流指派的工作方式,案件类型具有随机性的特点,与律师专业领域适配度不高。
  2. 法律援助补贴相对较低。在访谈过程中,某青年律师办理了集体诉讼案件法律援助,公司破产重整涉及员工劳动报酬600多起案件,程序覆盖仲裁、诉讼、调解、司法确认,案件办理时间长达1年多,受限于法律援助案件补贴标准,时间精力投入与获取补贴倒挂明显。
  3. 在访谈过程中,调研组了解到,法律援助案件实行分阶段指派律师的程序,存在部分刑事案件进入审查起诉阶段以后,转为指派成都中心城区律师的情况,导致远郊区县青年律师有时无法全过程办理案件。
(四)执业成本普遍较高
  1. 主要执业成本为增值税、事务所提留、案源开拓费、人际交往费,且日常办案交通支出也较高。
  2. 大多律所承担青年律师办公成本,部分律所也提供交通补助,但额度较低。
(五)执业风险防范不足
  1. 事务所疏于对青年律师执业风险和防范的教育与引导,未能建立常态化执业风险防范的机制。
  2. 律所虽对于统一收案,统一收费,统一开票均有制度要求,但仍然存在私自收案、私自收费、不开发票的情形。
  3. 青年律师在面对当事人恶意投诉或执业权利受到侵犯之时,普遍不清楚如何通过律协组织维护自身合法权益。
(六)执业压力排解无方
  1. 案源不稳定、办案过程常受阻、当事人对案件的代理结果不满意,均会让青年律师陷入焦虑不安的情绪。
  2. 因工作压力大且工作时间长,青年律师较难通过坚持运动、听歌、看电影等休闲娱乐方式平衡好工作和生活。
  3. 远郊区县青年律师心理健康值得关注。
(七)分会/工作站是否有专门的青年组织
  1. 远郊区县大多数律所规模较小,绝大多数律所只有几位律师,无法成立专门的青年律师组织。
  2. 绝大多数分会(工作站)没有专人分管青年律师工作。

 

五、对策与建议
针对调研中发现的突出问题,调研组总结出远郊区县青年律师最集中、最突出的执业困惑及困难,提出相应对策及建议:
(一)构建市律协-分会(工作站)-律所三级青年律师培养体系
调研发现,远郊区县律所普遍没有建立青年律师培养制度,青年律师工作长期处于没人分管,没人组织,没有经费的“三无”状态。调研组建议由市律师行业党委、市律协提出具体而明确的要求,远郊区县分会(工作站)确定人员牵头负责青年律师培养工作、有条件的律所建立青年律师培养组织,力争实现三级青年律师培养体系的构建。
(二)开发符合远郊区县青年律师执业特点的培训课程并开展轮训
调研发现,伴随着中心城区律师专业分工更加专注于细分领域,青年律师培训和业务研讨活动,逐步呈现出高度专业化、碎片化的趋势。虽处同城,但远郊区县青年律师执业案件类型较为传统和单一,往往扮演的是“全科医生”的角色,系统性的培训课程、体系化轮训教育显得尤为重要。因此,调研组建议,开发针对远郊区县青年律师的培训课程,并按年度开展基本律师业务技能轮训,让广大远郊区县青年律师能够听得懂、用得了,从而实现青年律师在远郊区县留得住人、发展得好。
(三)进一步强化远郊区县青年骨干律师的培育培养

调研发现,各分会(工作站)、律所并没有建立专门的远郊区县青年骨干律师培养计划。站在成都律师行业区域平衡、长远健康发展的角度考虑,应当更加重视远郊区县青年骨干律师的遴选、培养和锻炼,制度化解决优秀人才流失、专业骨干断档等问题。调研组建议对标党政干部队伍“中青班”“递进班”的培养模式、制度机制,探索建立一套符合成都律师行业发展特点的青年律师培养模式,为远郊区县律师行业的长远发展建立梯队、储备人才。上述培养模式和机制的建立对于远郊区县律师行业发展而言已经迫在眉睫。

(四)研究制定针对远郊区县青年律师的行业扶持政策
近年来,市律师行业党委、市律协高度重视青年律师工作,出台了许多针对青年律师行业普惠性政策。但就远郊区县青年律师而言,在全面落实普惠性政策的前提下,进一步研究制定远郊区县青年律师的行业扶持政策,在资源分配上更加优化,一定程度缓释中心城区律师行业发展的虹吸效应,为远郊区县律师行业的发展留下宝贵的人才资源。

 

六、结语
青年律师是律师队伍的未来,是律师行业发展的生力军。本次远郊区县青年律师执业现状调研工作,相对客观地反映了我市远郊区县青年律师执业生存发展现状,我们坚信在市司法局党组、市律师行业党委、市律协的正确领导下,成都青年律师将直面问题、迎难而上,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法治思想,践行人民律师为人民,恪守职业道德、捍卫法律尊严,努力成为优秀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工作者。青工委将深入研究协调,强化青年律师过硬政治素质锻炼、过硬专业技能培养、过硬职业操守培育,进一步加大对远郊区县青年律师的扶持培养,进一步拓宽远郊区县青年律师的上升通道,引导全市青年律师助力成都律师行业健康规范高质量发展,为法治成都建设贡献更多成都青年律师力量。

 

 

成都市律师协会青年律师工作委员会

二〇二二年五月四日